我如何開始零廢棄生活 How I embarked on my zero waste journey

嗨!今天要說說2017年之於我的一個大里程碑:零廢棄生活 (Zero Waste Lifestyle)。

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c1 preset
現有的東西就是最好的東西──芬蘭好友Minna兩年前送我的粉紅色提袋在我的日常扮演不可或缺的腳色

一切都從2016年底開始說起,我在TED看到了Lauren Singer的演講:Why I live a zero waste life (我為什麼選擇過零廢棄的生活-[有繁中字幕])。在影片裡Lauren敘述著她如何開啟一連串檢視自己的垃圾、拒絕塑膠、重複使用、自製生活用品、堆肥分解……等一步步的心路歷程,最後呈現出將幾年份的垃圾全用一個小小的mason jar就能裝完(今年已來到第五年)。Lauren Singer非常的年輕也很有抱負,今年更和Zero Waste Daniel一起在紐約開了他們的選物/教育理念店──Package Free。 Continue reading “我如何開始零廢棄生活 How I embarked on my zero waste journey”

Advertisements

Recent favorites—後青春期柯南和短捲髮瑪德琳

我滿納悶為什麼Youtuber這個行業是到這兩年才火起來,因為大約在十年前Youtube就已經是成千上萬的人們駐足創作發展的平台了。只是目睹了十年來影片風格歷經的興衰,畫質越來越清晰,剪輯技術越來越好,色調越來越迷人,字體、動畫、音樂、妝感、服裝什麼的都越來越複雜與成熟。

大八之後,加上剛翻完書,所以時間突然空了出來。如我一貫的方式,一陣子會在Youtube上找到喜歡的人類(例如之前的Savannah Brown , Dodie, Daniela, Sarah Kay, Elizabeth Gilbert)。分享在這裡:

Conan Grey

後青春期的小生───Conan Gray

是一個剛升大學的小夥子,但是看著他寫的歌、做的影片、畫的畫,就覺得他裏頭住了梅林,亞瑟王裡的那個梅林。請務必拜訪他的自創歌單,可說是集美麗的畫面和聲音在一塊兒。
另外我超喜歡他Thrift 穿搭影片(Thrift就是二手挖寶來的衣服,雖然是男裝可是我依然是邊看邊點頭如搗蒜)。他是個個性非常纖細、敏感的孩子(好像我們很熟XD),每次看到Youtube上的國外小孩可以在音樂、詩文、藝術、個性營造、房間布置、穿搭等方面做出很完整的呈現總會有種相見恨晚,超級嚮往的感覺。當然不是什麼國外小孩臉月亮比較圓這種想法!而是我總會好奇是什麼樣的教育可以讓他們這麼能做自己?好好做自己的人周圍不知不覺就會散發出一種超~~~級迷人的光暈!對我來說Conan的光暈就是粉紅色的!

 

LaMadelynn

令人也想剪眉上短瀏海燙頭髮的───LaMadelynn

Madelynn是我這個月才發現的女生,你要說她是美妝部落客也好,我倒覺得她的影片很像電影。非常棒的剪輯技巧,光線配色也是一流。我超喜歡她這支自我介紹的影片,網友說這部像是Amélie’s and Wes Anderson (布達佩斯大飯店的導演)生的小孩,難怪我一看就覺得很對我的胃口!

另外她的標誌就是短捲髮───我真的覺得超可愛!另外也超級欣賞她的穿搭!
高腰、Mom’s jeans、Tshirt、寬外套、簡約風、金屬首飾、濃眉……等。

lamadelynn021.jpg

以上,簡短的分享完畢。

另外再加贈一部實用影片,啟發了今天自己玩人像自拍的靈感。(自拍就自拍還說那麼好聽!)
這種自拍要求的是意境!不是由上往下一隻手獨臂伸得老高的那種自拍!

嘗試成品↓

虎尾蘭
虎尾蘭與小紅被被

 

 

 

值班隔天唸英文計畫04-La La Land (Mia’s hometown scene)

LLL d 29 _5194.NEF

好吧,我是拉拉鍊的拉拉粉(先承認)
我看第一遍的時候中後段開始狂哭,在Mia的one woman show在後台聽到觀眾的酸言酸語然後Seb又錯過想挽救開始就泣不成聲……好吧我有點誇張。
但是在她去試鏡Amy Brandt的巴黎電影那場戲,也就是唱她姑姑跳進了塞納河裡的那首「Audition (The fools who dream)」,正式引爆我的淚腺。裡面歌詞尤其在講詩人畫家編劇的心事誰人知那段,我就是超級有共鳴啊!(但是我什麼也不是是在共鳴殺毀!!)
Continue reading “值班隔天唸英文計畫04-La La Land (Mia’s hometown scene)”

嗨實習醫師03:離開內科後的生日

img_3886
我希望能像我媽25歲時那樣的大無畏(大岩壁)

九月十月十一月像是大船一樣一艘艘駛出外海,噴著水氣鳴著笛緩緩走了。老實說我有點不捨。

這三個月我進入了實習的第二個段落,內科。病房的簾幕外,總能聽到千百種聲音:淺快的喘息,喉頭的滾痰,吐氣的哮音,拍背的空掌聲,疼痛的哀號,夜晚響徹的呼聲,不寧腿的不寧,屁聲,作嘔聲,像貓像狗像狼的哭聲。一旦拉開了簾幕,視覺的震懾總是來得又快又急—乾瘦的兩頰,掉髮,黃疸,糖尿病皮膚病變,糖尿病足的腐爛見骨,一個瞬眼,我雙膝跪在床畔,手掌交疊手背在一下兩下三下的壓著眼前垂死的人,她們的眼神率先離開了世間,留下空洞的一對深淵;然後脈搏沒了,最後是隨著我們結束按壓而止息的心跳。
當然,還有在這些苦痛造成的礫石間一汩汩冒出的善良、幽默、體貼、感激、可愛及可敬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嗨實習醫師03:離開內科後的生日”

出口

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a6 preset
台東–玉里

今年接待了兩位遠方來的朋友。
一個是我十一歲夏令營認識的美國counselor, Becky
一個是去年在雅典認識的芬蘭女孩, Minna

那晚我們在永康街短短相逢了三個小時,Becky與同行的友人坐上我們的車,在往機場途中,問了我「出口」兩個字怎麼念。因為他們覺得這兩個字模樣很逗趣。我說這是兩座山,還有一張嘴。
“Two mountains and a mouth”
“Um, that definitely makes sense!”
Continue reading “出口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