嗨實習醫師03:離開內科後的生日

img_3886
我希望能像我媽25歲時那樣的大無畏(大岩壁)

九月十月十一月像是大船一樣一艘艘駛出外海,噴著水氣鳴著笛緩緩走了。老實說我有點不捨。

這三個月我進入了實習的第二個段落,內科。病房的簾幕外,總能聽到千百種聲音:淺快的喘息,喉頭的滾痰,吐氣的哮音,拍背的空掌聲,疼痛的哀號,夜晚響徹的呼聲,不寧腿的不寧,屁聲,作嘔聲,像貓像狗像狼的哭聲。一旦拉開了簾幕,視覺的震懾總是來得又快又急—乾瘦的兩頰,掉髮,黃疸,糖尿病皮膚病變,糖尿病足的腐爛見骨,一個瞬眼,我雙膝跪在床畔,手掌交疊手背在一下兩下三下的壓著眼前垂死的人,她們的眼神率先離開了世間,留下空洞的一對深淵;然後脈搏沒了,最後是隨著我們結束按壓而止息的心跳。
當然,還有在這些苦痛造成的礫石間一汩汩冒出的善良、幽默、體貼、感激、可愛及可敬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嗨實習醫師03:離開內科後的生日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