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口

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a6 preset
台東–玉里

今年接待了兩位遠方來的朋友。
一個是我十一歲夏令營認識的美國counselor, Becky
一個是去年在雅典認識的芬蘭女孩, Minna

那晚我們在永康街短短相逢了三個小時,Becky與同行的友人坐上我們的車,在往機場途中,問了我「出口」兩個字怎麼念。因為他們覺得這兩個字模樣很逗趣。我說這是兩座山,還有一張嘴。
“Two mountains and a mouth”
“Um, that definitely makes sense!”
Continue reading “出口”